“你以为我不想用吗!”楼厉凡对他回吼

正文:

为了要破除诅咒,而在隧道中看来看去的霈林海两人,一会儿就昏头了。四个隧道都是一模一样的,霈林海用尽了自己可怜的遥感能力,却感应不到任何东西,也就是说在他的感应中,这些隧道不管选择哪个都是一样的。楼厉凡也没指望他能感应到什么,听到结果以后,便随意选了一条隧道,迳自走了进去,霈林海紧随其后。刚走进去的时候隧道没有任何异常,虽然楼厉凡和霈林海小心翼翼、如临大敌,可既没有出现怪兽也没出现鬼物,甚至连物理性的陷阱也没有。霈林海很高兴,约莫走了五分钟后还毫无问题,他便忘乎所以地狠拍了柔软的墙壁一下,大笑:“哈哈哈哈!真是的!竟然让我紧张了这么久!原来什么都没有……”有字刚刚出口,墙壁就仿佛回应他的话一样猛地一震,忽然露出了无数洞口,唰唰唰刺出了几十杆铁刺,霈林海大惊失色,身躯左扭右倒,险些闪到了腰。然而铁刺依序迅疾刺出,他避无可避,最后不得不贴身于地面,就地前滚,方才勉强躲过了铁刺的袭击。楼厉凡正准备回头好好收拾一下他,让他从此养成在陌生的地方,绝不随意乱动的好习惯。却在他转身时感觉脚下一空,散发着橙黄色光的地面陷了下去,出现了一个一公尺见方的黑洞。洞中一无所有,似乎是另外一个不知名的空间。楼厉凡本能地去抓洞口边缘,想藉此支持身体,可是触手所及之处,本应是地面的地方也软了下去,使他的手无处着力而滑了下去。霈林海刚狼狈地爬起来,便发现楼厉凡向那无底的黑洞滑落下去,他慌忙扑倒在洞口伸手去抓他,总算险险构到了楼厉凡的手腕。可是一接触到楼厉凡,他身下的橙黄色地板,就好像遇到了热气的塑胶,开始慢慢软化、消失,他的身体也在地板上缓缓陷落了下去,要不了一会儿,地板就会完全消融,然后霈林海就会和楼厉凡一起掉到那个不知名的空间里去。“蠢材!放开我!这样你也得掉下去!”楼厉凡怒吼。霈林海当然知道这一点,可是他要是放手的话,楼厉凡必定会掉入那个空间之中,他不像自己有徒手空间洞的能力,要是掉进去的话,就再也回不来了。“你另一只手!”霈林海对他叫道,“把另一只手给我!”一只手无法施力,两只手或许可以把他硬拉上来。“混蛋!我让你放开手!”“你另一只手!”霈林海坚持不放,然而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叫道,“灵气御空!灵气御空!你不是会灵气御空吗?快用啊!”身下的地板柔软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霈林海的身体有一半都陷了下去,由于地板的边缘也在慢慢地消失,他的上半身也有三分之一都悬在了半空之中。“你以为我不想用吗!”楼厉凡对他回吼,“刚掉下来我就想使用了!可是没办法启动御空气机啊!”他可不是霈林海那种菜鸟,一遇见危险他的身体本能地就会做出反应,可是他在想要启动御空用的灵气气机时,却发现力量无法集中,可是灵力却没有被任何东西封印或者束缚住─简单地说,就是他灵气御空的能力被封锁了。这时霈林海的上半身已有三分之二悬空,他想后退,但身体却被柔软融化的地板固定住,丝毫不能移动。“霈林海!松手!”楼厉凡快被这个固执的家伙气死了,死一个和死两个,两者之间究竟哪一个更值得选择?这蠢材居然想不清楚!“我让你松手!否则打死你!”他的手做出了凌空打击的姿势,却迟迟没有打下去,因为霈林海苦着脸对他小声说了一句:“楼厉凡,现在放开也没用了,反正我身体被黏住,逃也逃不掉了。”楼厉凡真想昏过去算了!他以为自己会感激他吗?要是有一个人逃出去,那个陷落的人至少还有救,要是连这只菜鸟也一起进来……god!上帝为什么不现在就杀了他!霈林海现在的姿势非常难受,因为他全靠腹肌和下半身在维持两个人的重量,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楼厉凡的身体越来越重,重得他几乎就要拉不住了。他更是紧抓住楼厉凡的手腕,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让他松脱下去。而楼厉凡没有感觉到自己在变重,只觉得霈林海抓住自己的手腕越来越用力,刚开始还能感觉到越来越痛,可是到了后来,他的手已经因为血液循环不能通畅,渐渐麻木,再没有感觉了。“霈林海,我叫你松开!”再这么下去这只手就真的完蛋了!他才不要!他宁可死掉也不要残废!“不要!”霈林海坚持。真想杀了他。楼厉凡不再指望他会松手,开始扭动身体,猛烈地摇晃起来。“你干什么!”霈林海快抓不住了。“甩脱你!”楼厉凡心想既然你不主动放开,我就让你被迫放开!“你掉进去就死定了!”“我甘愿!”霈林海抓住楼厉凡的手本来就越来越无力了,被他这么一晃就更是难以抓牢,他的手心已经出了不少汗,再这么甩下去,楼厉凡终究会把自己甩掉。霈林海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说服他,可是他也不甘心就这么松手,让这个脾气糟糕透顶的家伙自生自灭。他的脑中浮现出了那三位女魔头的脸。如果她们在这里的话,绝对有办法救出楼厉凡的吧!就算没有更好的办法,至少也有办法让他甘心被救!可是他……他却是百无一用,空有一身全能150hix以上的能力, 白姐必选一肖一码可没有哪一种能在这时起作用, 香港蓝月亮精选免费资料让楼厉凡脱离险境的!如果她们在的话……“哈哈哈哈哈哈哈!想起美女姐姐的好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弟弟们果然还是离不开温柔美丽的大姐姐啊!”一阵恐怖的笑声在霈林海的脑中骤然响起, 老奇人单双二肖公式他的手一滑, 白小姐单双二肖公式险些把楼厉凡扔掉。楼楼楼楼……楼厉颜!她为什么可以在他的脑袋里讲话?她在哪儿?他脖子都僵硬了,脑袋也没办法四处扭动,只能转动眼睛搜索周围的情形,可惜他现在的视野,只能看见部分正在融化的橙色地板,以及黑得没有半丝光线的黑洞。她们一定就在附近,可是会在哪儿呢?会在哪儿……“不用找了啊,你看不见我们的。”你们到底在哪儿?快出来帮忙!“不可能,”那声音听起来很快乐,“这个考验是给住在情侣之间的人的,外人进来就会被结界屏蔽。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等你们过了关我们就能见面了。”怎么能不担心!霈林海几乎破口大骂出来。你们的弟弟命悬一线,我急得火烧眉毛,你们却无动于衷,你们还有没有一点人情味啊!“为什么要有人情味呢?”楼厉佳的声音插了进来,“反正‘有人’为他担心就好嘛,没关系没关系。”那你们在我的脑袋里说话又有什么意义!“我们来给你加油,霈林海加油!霈林海加油!霈林海加油……”可以想像得出,她们两个应该正在跳啦啦队式的大腿舞。霈林海脑袋开始充血,他终于明白楼厉凡为什么要叫她们魔头了,真的是如假包换的魔头!无情的女魔头!滚!别再出现在我的脑子里!否则我就不客气了!一怒之下,已经有些麻木的手上劲道松了点,楼厉凡在他手中的手腕又下滑了些许,他几乎就要抓不住了。“呵呵呵呵呵呵……既然这么关心我们家的厉凡,为什么不干脆就顺其自然,从了情侣之间的效用呢?”这种放屁的话也能说出来,不愧是魔女家庭中出来的女人!霈林海气急败坏地对她们吼。不过要是仔细想一想的话,这似乎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从这三位魔头的样子上看就知道,他们家绝对是女权至上,而楼厉凡的妈是高级大魔女,姥姥是千年女鬼,再上面的还不知道是什么的……在这种家庭里教育出来的女人们,自然非同凡响!自然,楼厉凡也是一样,剽悍!如果是女人的话,一定更恐怖。“霈林海,你不觉得你对姐姐们的态度应该更和蔼一点吗?”两位魔女的声音之中饱含着风雨欲来的宁静,“你看,你的手已经快抓不住了哦。”楼厉凡的手果然又向下滑了一截,霈林海背后渗出了一层冷汗,只有更拚命地抓住,可是他恐怕不能抓得更紧了,因为就算楼厉凡手已麻木,可那种劲力还是痛得他狠瞪霈林海,再紧的话……再紧的话,要么他被楼厉凡的眼睛杀死,内幕资料要么楼厉凡被他捏碎腕骨。你你你……你们……“叫姐姐。”姐……姐姐……〈为什么这时候还要拘泥这种事情!〉请快点帮忙!救救他!〈就好像他是我弟弟,而不是你们的弟弟一样……〉“其实很简单,”楼厉佳的声音变得很诡异,掩藏着压抑不住的笑意,“只要你对他喊一句‘我爱你’,他和你之间就会被红线连接上,到时候不管他到了哪个空间,你都可以很轻易地找到他了。”霈林海脑中霎时一片空白。我我我我我我为什么要喊这一句!我要是对对对他喊喊喊喊了这一句,肯定会被他杀死的!“哦,”魔女们事不关己地说,“那就让他去死好了。”霈林海身下的橙色地板失去了光泽,也不像刚才一样柔软,忽然间发出“卡”地一声,似乎就要从托着他腿的那部分断掉了。你……你们真的……见死不救……?“你们真的死了的话,我们会去向那个变态校长要人身保险的赔偿金,大概能有几亿元?”“是五亿啦。”“哦呵呵呵呵呵……没错。”也就是说,她们是宁可要钱也绝对不会出手帮忙的。霈林海看着楼厉凡,他现在的表情很无奈、很悲哀,就好像有谁硬逼着他生吞了一个鸡蛋。楼厉凡看见他这种样子就很不爽,真想一拳打得他把前年吃的鸡蛋也吐出来。“霈林海!你到底放不放开!”他决定了,这家伙再说不放开,他就真的杀了他……“我……爱……你……”“啥?”楼厉凡觉得自己的耳朵故障了。楼家姐姐的声音再次炸响:“声音太小啦!”“我爱……你……”“你到底在说啥?”楼厉凡决定,要是能安全回家的话,一定要去洗洗耳朵……看看,连霈林海的说话他都听不懂了!“臭小子!你声音大一点会死吗!再这样下去……”手……麻痹了……楼厉凡的手在一寸一寸滑开……“我爱你!”手一滑,霈林海终于再抓不住楼厉凡。被那句可怕咒语化作了大理石而僵硬的人,掉进了那个黑洞之内;另外一个被黏在地板上的人,也变成了某种僵硬的石化物,一时无法动弹。“呵呵呵呵呵呵……孺子可教!孺子可教!”霈林海好不容易才从那句恐怖的话中回过神时,这才发现楼厉凡已经在黑暗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大惊,不由自主地吼了出来:“看看你们两个出这什么鬼主意!厉凡呢?厉凡呢?他不见了啊!”“谁说他不见了的?”两位美女笑得很悠然,“看看你的左手,你们有红线连着呢。”霈林海依言看向自己的左手,果然,在手腕处被系了一条暗红色的线,那条线非常长,一直绵延到遥远的黑暗中,看不清楚究竟到了哪里。可是……这么长的线……“我该怎么把他拉回来?”要是一点一点拉的话,会不会拉到明年去?“呵呵呵呵……你只要再喊一声‘我爱你’……”“……我还是一点一点拉好了。”再喊一次,被楼厉凡杀死之前他就想自杀了。“好啦,和你开玩笑的,你要是再喊下去,我们家唯一的弟弟不嫁给你都不行了。”魔女姐姐的声音难得地正经起来,“呼唤他,他自己就会循着红线回来的。”“怎么呼唤?”“用‘灵扩’。”灵扩,用灵力将声音放大三百倍以上,频率放高至20000hz以上。由于普通人类能听见的频率范围是20到20000hz,20000hz以上被称为超声〈ultrasound〉,人类是听不见的,而且传播的速度和距离都比普通的声音要远,因此一般被用于特殊的呼唤。灵扩不属于超能力范围,只是技术性的方法,只要拥有灵力的人都可以轻易掌握。霈林海将灵力聚集在喉头,让它在声带上发出丝丝振动。刚开始只是微微的颤动,到了后来,振动的频率越来越快,逐渐形成了微弱的声音。楼……厉……凡……手腕上的红线倏地变得很紧,似乎它在另一头正将什么重物扯回来。霈林海努力地向黑暗中看,可是仍然看不到无尽的远处有什么东西。“厉凡真的……能回来?”霈林海总觉得有点怀疑。“哎呀,你居然不相信我们?看看,他不就在那里吗?”霈林海看不见她们,当然更看不见她们所指的方向,不过当他再度极目远望的时候,终于看见远处一个逐渐变大的白点。楼厉凡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衬衣,这么说,应该没错了。“谢谢两位姐姐。”霈林海终于松了一口气,楼厉凡回来了,总算让他不会再有罪恶感了。可是两位魔女姐姐没有说话,霈林海忽地觉得心里一紧,似乎有某种不好的预感……没错!不好的预感!楼厉凡他……楼厉凡他冲回来的速度太快了!那种速度简直就像是飞机的俯冲,时速怎么也达到了一百公里以上吧!所以,从霈林海看到楼厉凡冲回来的身影开始,还没有五秒的时间,他已经能看得清楚他脸上的毫毛了─“楼厉凡!你不能这么撞过来啊。”凄厉的惨叫声还没完,人体导弹已然撞上霈林海的身体。将霈林海黏住的柔软地板,在他松开了楼厉凡之后就完全硬化了,这时候被楼厉凡一撞之下,只听卡啦几声碎响,霈林海陷入的身体全部脱出了束缚,被撞得整个人直挺挺向后飞去,又撞上橙色的天花板,再弹到地上。那种冲力如何?一个时速百公里的汽车撞上你是什么感觉?对,就是那样。再加上天花板上一下,落地的时候一下,楼厉凡始终都在他的上方,结局当然只有一个。可怜的霈林海口吐白沫,昏过去了。霈林海的记忆中,只有第一次的那么一撞,其他的就不记得了。因为他昏得很彻底,也因为楼厉凡的体重实在是……咳咳。如果他能就这么一直昏下去说不定还比较幸福,可是某人肯定不会让他这么幸福下去,因为他很愤怒,非常愤怒,异常愤怒!楼厉凡晕头转向地爬起来,发现霈林海就在自己的身下,不由怒从心头起,拎起已经翻了白眼的霈林海的领子,死命地前后摇晃:“霈林海!你这个混蛋!快给我起来!霈林海!霈林海!”其实他更想的是几拳上去把他打死,但是鉴于他刚才所作所为的本意并不坏,因此未付诸实行。霈林海悠悠醒转:“厉凡……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说完之后就再昏过去。楼厉凡的拳头更打不下去了,他气得长叹一声,决定不再为难他。可是脑中闪现出刚才的情景,忍不住又是心头火起,他狠狠掐住了霈林海的脖子,抑制住自己想要把他的脑袋用力朝地板上撞的欲望,对他吼道:“混蛋!霈林海!你给我清醒一下!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干了什么!可恶!快醒醒!再睡我杀了你!”霈林海面色青白地睁开眼睛,气若游丝地为自己辩白:“我……我不是在睡……我是……”我是……昏过去了啊……霈林海只敢在心里想着。“不要给我装死!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我让你放手放手放手你居然不放!幸亏还被拉回来!不然到时候两个人一起掉进去谁去求救!谁来救我们!嗯?你这个蠢材!”霈林海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的气管都快被掐断了,首先还是挣回命要紧。楼厉凡总算发泄完了他的不满,这才不太情愿地松了手,让霈林海趴在地上咳了咳两声,确认他还没有被杀死。“咳咳咳咳……厉凡你好重的手……”“我这是要让你长点记性!下次再敢违抗我,杀!”“对不起……”楼厉凡站起身来,看着周围的情形。刚才让他掉下去的那个黑洞消失了,墙壁上的机关也已不复见,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平滑的墙壁和地面依然发着柔和的橙色光芒。“这个空间到底是什么做的?难道是意识形成的吗?”所谓的“意识形成”,就是像之前给他们进行最后一次入学考验的教员溏心的能力相似,属于具像系的能力。不过这种能力又和他的不太一样,溏心只是能够具像一些现实中存在的事物,而且必须是在他人的梦中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而这个空间的形成明显没有那么简单,不仅全由幻想制造出来,而且至少包括了其他的三种能力─空间开洞、多层空间连接和空间维持。这三种能力中以最后一种最为重要,做这个空间的人必须始终维持这个空间,才能让他们这些突然的访客畅通无阻地进入。霈林海是能开空间袋,这只是空间开洞的能力,但是空间维持就不行了,因为这种能力必须有持续不断的能力供给,不要说他只是150hix以上的能力,就算是1500hix的能力,恐怕也是没办法长时间维持这么大空间的。霈林海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活动一下刚才抓住楼厉凡时麻木的手:“虽然可以确定这绝对不是溏心老师的能力,不过在这空间里的感觉,和那时候在梦里的空间感还是有点像。”“大概是能力性质相似?”楼厉凡想了想,“或许是和他有血缘关系的?”“或许是……”两人脑子里同时浮现出了某个变态被楼二姐逼得跳楼,如今浑身缠满绷带的样子。“……”或许真的是……“啊,对了,”楼厉凡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他盯着霈林海,非常严正地问他,“刚才我掉下去的时候,你喊了一句什么?”霈林海想起了那句恐怖的“咒语”,全身又是一阵僵硬。“喂!我在问你话!”霈林海同手同脚地一步一步往前走:“哈哈哈哈!今天的天气真好啊,哈哈哈哈。”“霈林海!”他们两个都忘了红线的存在,而那条红线不见了─只是不见了,不是消失了。二位魔女在这个空间的某处。“那个呆子还真紧张呢,要是告诉他厉凡真的掉进去的话,会一直掉回他们的房间,他会怎么样?”“那样就不好玩啦。”“对啊,想看他为我们家可爱又美丽的弟弟紧张的样子,嘿嘿嘿嘿……”“姐姐……你好变态……”“你不想看?”“……想。”“那就别说我!”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白小姐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
posted @ 20-06-05 03:29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香港六合手机开奖直播 @2014

Powered by 香港六合手机开奖直播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