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霈林海的表停了

正文:

霈林海这次记住了,只要乖乖走路就好,否则若是再发生一失“手”成千古恨的情况,不被陷阱弄死,也会被楼厉凡掐死。因此他很老实地走在楼厉凡的身后,就差没跟着楼厉凡的脚印一步一步往前走了。隧道似乎很长,他们走了很久的时间,没有再遇见陷阱,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但是也没有看见尽头。霈林海看了一眼自己的表,想知道现在是几点了,可是他刚放下表,立刻又举起来,离眼睛近近地仔细瞧,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厉凡,你的表现在几点了?”楼厉凡举起表在眼前闪了一下:“哦,八点半……嗯?”话还没说完,他把已经准备放下的手腕又举了起来,用和霈林海异常相似的姿势,将戴表的手腕举到眼前努力看,“这表……?”霈林海点了一下头:“你的表停了吧?我的也是。”楼厉凡惊叹了一声,面无表情地回头面对霈林海:“……我的表不是停了,而是在倒退……”“咦?”霈林海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楼厉凡把手腕伸到他的面前,他表上的指针果然在很有节律地反方向行进。“咱们进来的时间不短了,据我估计,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楼厉凡说,“你的表现在几点?”“九点半。”“咱们进来的时候是几点?”“大概九点多的样子吧?没看表。”“我想……”楼厉凡托着下巴沉思,“或许咱们进来的时候就是九点半了,你的表在那时候停了,而我的表正好从那时候开始倒退。”霈林海学他的样子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很茫然地问:“那又怎样?”楼厉凡险些给他一脚:“又怎样!这说明这个空间里的时间是乱的!乱的!”“……”霈林海完全不明白……楼厉凡对自己发誓,如果能和这个家伙一起待到毕业,那他在一个月内考完灵异师职业执照后,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他做掉……“我告诉你……”楼厉凡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告诫自己绝对不能被这种人气死了。“一般而言,我们用的空间概念是三维的,也就是说,长、宽和高已经足以描述我们的可见宇宙中的所有物体。“婴儿和动物实验已经证明,我们固有的观念─世界是三维的─可谓与生俱来。可是如果我们把时间作为另一维包含进来,那么四维足以记录宇宙中的所有事件。不管是谁用什么方法开的空间,都不能脱离这个理论。”楼厉凡有点恍悟了:“这么说来……你是说,这四维中的其中一个维度被打乱了。”“不,或许不是其中‘一个’维度,而是所有的维度都被打乱了。”“啊?”楼厉凡伸出一支手指,在这空间中指了一圈又回到原点:“我们走的时间太长了,我不相信有人能用这么高的能力,这么长的时间维持这么巨大的空间─来做这种无聊的事情。“所以我刚才就在想,或许这个空间的某个部分被弯曲,起点和终点被连接在一起,或者我们在某个分支上被封锁住了,只能在同一个地方绕圈子。但是,如果是空间的维度发生了混乱的话,这些就可以解释了。“就好比我们在蒙着眼睛走路,而另外一个人拿着次元刀在我们的前面开辟空间,尽管我们明明就在终点的前面,但就是走不到。”霈林海想了想:“照你的说法,这样空间的能力只是耍滑头而已……对了,如果只是空间混乱倒没有什么,他可以在我们之前开一些歧路,我也可以在自己面前开一条正确的路。可要是时间混乱了呢?有没有什么影响?”“应该……没有吧。”楼厉凡不敢确定。因为他从来没有遇见过可以混乱四维空间的人,所以这些事情他理论上都有依据,却没有实践经验。“可以再让我看一下你的表吗?”能够看见反方向走的表是很难得的事情,霈林海打算仔细看看以后再向别人吹嘘一下。楼厉凡伸出了手腕让他仔细看。霈林海看着那只正在嚓嚓反向行进的表,不管看几次,都感觉同样惊讶:“嗯嗯,还真有这样的事呢,反方向……嗯?厉凡,你看看你的表,走得是不是比刚才快了?”楼厉凡也看向自己的表,指针似乎走得的确比刚才要快:“好像的确是这样……”那只表仿佛听到了他的话音,秒针的速度慢慢地提升了上去,逐渐变成了疯狂的旋转,秒针已经慢慢看不见了,只有一个旋转的影子,分针的速度也在迅速提升,一会儿也变得如电风扇般发狂旋转,时针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这这这这这……楼厉凡!这到底怎么回事?”霈林海一紧张,连话都说不完全了。他还是头一回看见这么疯狂的表,居然能这么转,难道不会炸掉吗?“我怎么知道!”楼厉凡气急败坏。他想起了当初看的教科杂志上介绍的一些小窍门,要是遇见这种情况的话,首先要把那只发疯的表取下来,否则……否则……可是那只平时松松挂在他手腕上的表,今天却好像被黏住一样,死也脱不下来,他拚命扯、拚命甩,发动霈林海和他一起拽,可是那表还是像生了根一样,在手腕上一动不动。“楼厉凡!这表要是取不下来的话,会怎么样?”“就会……”表上的指针,连时针都看不见了,只有模糊的光影在发疯旋转。楼厉凡正扯着表带,忽然举起了自己的手,对霈林海吼,“看见没有!就会这样!”霈林海这才发觉面前的楼厉凡被骤然缩小了好几号,声音也变成了青春期的男孩子,现在的楼厉凡,大约只有十三、四岁左右的样子。“你的时间……”“我的时间被退回去了。”霈林海的表停了,所以被退回时间的只有楼厉凡一个人,再这么下去,他的时间会一直退到婴儿时代,甚至胎儿时代,很快就会死亡!“这怎么办?这怎么办?”霈林海急得团团转,要是楼厉凡死掉的话,他那三个姐姐没准会用这个为藉口杀死他……楼厉凡的身体迅速缩小成十岁左右的样子,原先的衣服早已不再合身,上衣好像布袋一样耷拉着挂在身上,裤子早挂不住了,他必须两只手提着才能让它不要掉下去。“你会不会时间抵抗?”楼厉凡的声音嫩嫩的,一张小孩子的脸上带着大人的冷静,“就算不能把时间转回去,至少能让它不要再继续返回。”“我没有做过时间抵抗!”“……”现在不是发火的时间、现在不是发火的时间……“你这只手按住我的表,另一只手抓住我的那只手。”霈林海依言而行。在他接触到楼厉凡的时候,一种奇怪的感觉从他们接触的地方传了过来,那似乎是一种意识,在向他传递什么东西,但更多的却好像在从他身体里面进行掠夺。某种气息顺势导入了他的身体,占领了他体内被掠去了一些东西的某个地方,盘踞了下来。“这是……”楼厉凡的外表已经变成了一个只有六岁的小孩,若是再下去,他就连话都不能说了。霈林海正这么想,却听楼厉凡用六岁小孩子的声音清亮地喊:“魔女侵入!抗我者杀!”“啊?”霈林海不明白他这一句是什么意思,反而体内被盘踞的地方忽然难受了起来,他本能地想聚集力量去抵抗,却忽然发现他已经不能再控制能力的走向。能力在向外漏泄,可他好像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有感觉,却没办法让能力随意行动。这难道就是楼厉凡所喊的那句话的意思?“魔女侵入”……楼厉凡完全变成了婴儿,霈林海必须蹲下,小心翼翼地抓住那两只小小的小手才能保证他不要摔倒。再接下来,楼厉凡难道真的要变成胎儿……正想到这里,霈林海的嘴自己张开,吐出了本不属于他的声音:“魔女有心,魔力无形,我今以借身替我身,侵入智慧,掠夺能力,立下魔女契约。今日咒论,此身即是我身,且听我祝祷,容我制控……”魔……魔女制控咒!发现楼厉凡居然使用选修课上学习的魔女制控咒,霈林海真想死掉算了!这是很卑劣的咒文,它能让施咒者完全控制被施咒者的身体和能力,极其容易造成借刀杀人的冤假错案,而且可以让施咒者潜入对方的深层意识,窃得一些不为外人知的隐私。教员在教授的时候就说过了,他教授这个能力, 香港蓝月亮精选免费资料主要就是为了让大家能够反向制控侵入者, 老奇人单双二肖公式因为反向制控的时候, 白小姐单双二肖公式也必须会使用魔女制控咒。可是他要是现在使用反制控咒的话, 曾道人二肖公式楼厉凡绝对死定了!他他他……他该怎么办?霈林海的犹疑让楼厉凡获得了充裕的时间,念完不长的制控咒的他,此时已完全控制了霈林海的身体。他松开抓住婴儿左手的那只手,快速地在婴儿的额头画了一个花结似的符咒,抓住那只仍然纹丝不动的表的手,也隐匿地在表面上画出了一个陀字咒,然后大喝一声:“时间反制!回来!”力量随之灌入,被埋在一堆衣服里的婴儿唰地又变回了五、六岁的模样。“成功了!”霈林海兴奋地喊。“还没有。”楼厉凡冷静地在霈林海体内说道,“我在你的体内只能使用时间反制,不能使用时间抵抗。反制的时间太短,要不了一会儿我就会再回到婴儿的状态,到时候再用时间反制就不起作用了。”“那怎么办?”现在也来不及再追究他随意侵入自己体内的问题了,还是先解决最重要的事情为好!“……把我抱起来,跑!”霈林海虽然完全不明白到底有什么重要的用意,但是现在他只有听楼厉凡的,用那一堆衣服将五岁的楼厉凡随便包了包,也不管方向,便拔腿开始狂奔。他一边跑,楼厉凡一边在他的脑中说道:“其实,这么跑也对救我没有什么太大的裨益……”霈林海趔趄了一下。“我让你跑,只是为了闯开空间。我们首先必须脱离这个空间才能解除时间的反转,否则以我们的能力恐怕还不能完全抵抗。”“你后面说的我明白,”霈林海一边说话,脚下的频率没有丝毫的减缓,“但是什么是闯开空间?”“我之前说过了,咱们现在的情况就好比我们在蒙着眼睛走路,而另外一个人拿着次元刀在我们的前面开辟空间。现在要做的就是比那个人还快,走到他的前面去,让他在来不及将空间分裂或修补连接之前就走过去,或许就能闯出这个空间之外。”“那为什么不让我直接开空间洞?”那样不是比较快?“那不行!我今天一定要找到终点!要是随便开空间洞的话,只会开到别处,回不来了。”“你……是命重要还是解除诅咒重要?”“解除诅咒重要!要是注定要和你结婚,我不如就在这里死了算了。”“……”又不是叫你明天就结婚……霈林海拚命向前狂奔。周围的景物本来就是一样的,他如此狂奔,周围也不见得有哪里与之前不同,依然是重复了又重复,散发着橙色光芒的通道。但是他不敢松懈,如果楼厉凡时间反制的作用时间过了的话,那就真的完蛋了。先把楼厉凡的命放在一边,如果是他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的话,这辈子恐怕都出不去─这所学校变态的程度太高了,天知道创造这个空间的人,会不会有把他关一辈子的准备。跑的时间太长了,通道里这样相同的景象有着异样的催眠作用,霈林海渐渐地感觉不到自己在跑,他只知道自己的双腿在机械地重复运动,然后身边有着同样的东西在不断地后退、后退、后退……橙色的光芒在眼前闪着漂亮的光华轮绕,画出了各种各样奇异的图形,似乎在传递什么信息,又似乎什么也没有。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脚在跑了,腿不是自己的了,身体也不是自己的了,明明丝毫也感觉不到疲累,但为何总觉得很想睡,如果能这么睡过去的话,或许会比较轻松……“霈林海!”楼厉凡一声厉吼,霈林海猛然清醒,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几乎边跑边睡着了。“这样不行,”楼厉凡说,“如果你被这个通道催眠的话,那我也没办法控制你的身体了,你要是死了就算了,我可不要死在这里!”不用讲这么明吧……“那你说怎么办?”“我会一直提醒你的。”继续奔跑,继续奔跑,身体被催眠的麻痹感又上来了。这样周而复始,到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到哪里才是目标的终点?或者说,终点真的存在吗?不是那几个魔女临时想出来整他们的鬼点子吗?一想到这里,心中的怀疑就渐渐加深了。魔女是可信的吗?他们所学的魔女常识选修课上,课本开篇第一句就是“绝对不要相信魔女,绝对不要不信魔女”。如果你相信了,公式专区很有可能被欺骗,但是你要是不相信,很有可能会坠入不幸的深渊。如果衡量二者,其实还是一开始就不要相信,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比较好……那么刚才那句“我爱你”呢?想到这个霈林海就脊背发凉,可又不能不正视这个问题。楼厉凡安全回来了,而且那条红线也消失了,可是在这个号称能“解除诅咒”的地方喊出那么一句顺应了诅咒的话,难道不会加深诅咒不幸的程度吗?“霈林海,”楼厉凡忽然叫他,“你看看周围,是不是变得有点暗?”霈林海的视线在四周转了一圈,果然如楼厉凡所说,通道内的光芒比刚才的黯淡了不少,已经不再是纯净橙色了,而是橙色中带了些许暗暗黑雾的颜色。“这是怎么回事?”“不知道,不过……说不定是好兆头。”“怎么说?”“刚才一模一样的景物,说明我们始终都在同样的空间里转圈,可是现在景物不一样了,或许就说明咱们比那个分裂空间的人更快了一步,脱离了刚才那个被封闭的空间。”“但是……”“但是?”“但是不能确定这一定就是好兆头,说不定又是另外一个陷阱……”周围的景物明显暗了下来,前方可见的通道尽头也不再是橙色的,而是变成了被黑暗笼罩的恐怖的地方。身边的通道上,暗色分布明显是向心性地,并散发着黑暗的光,一直爬伸到那个黑色的尽头。他们就好像在某种怪物的洞穴里奔跑,一直向那个怪物的嘴里奔去一样。“楼厉凡……跑过去吗?”“跑过去!”“我害怕。”“要么在我的控制下跑进去,要么在你自己意志下跑过去,你自己选。”“我……”只是被楼厉凡控制着跑进去也就算了,问题是,要是他再敢拂逆楼厉凡,那结果绝对不是挨一顿揍就能了事的,楼厉凡肯定会遵守自己“下次再敢违抗我,杀!”的诺言……“我……我自己进去……”“嗯哼。”反正看或者不看都是一样的,看了更害怕,所以霈林海决定,闭上眼睛进行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次冲锋─“霈林海?”冲冲冲冲!“喂!你的眼睛─”冲冲冲冲冲冲冲冲。“霈林海你这个大蠢材!为什么要闭上眼睛啊─”脚下忽然落空了,但是身体没有直接掉落下去,而是由于刚才死命助跑的惯性高高飞起了一下,然后才飘然下落。霈林海这下可闭不上眼睛了,可是他又不敢把眼睛完全睁开,只睁开了一条小缝。周围很黑,还是很黑,不过越往下掉就渐渐亮了起来,不过再亮起来的却不再是刚才那种橙色的光,而是某种很温柔的晕黄色的光。“厉凡,这……”“看下面!看下面!”“嗯?”霈林海后知后觉地向下一看─“哇呀呀呀呀─”别的什么也没看见,只看见楼家大姐和楼家二姐在他们的正下方,好像也忘记了呼喊,就那么张着嘴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掉下来……无声无息……然后……一声巨响……惨不忍睹……霈林海抱着五岁的楼厉凡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已经惊恐到恨不能自己现在就死掉的程度。楼家大姐和楼家二姐被他当了垫背,呈匍匐状压在身下,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两……两……两……两位姐姐……”天啊!地啊!为什么不让他直接摔死啊!就算摔死也比现在这种情况好啊!“霈─林─海─”两位魔女同声呼唤他的名字,但那种声音阴气惨惨,血光溅溅,就算是一千年的怨灵都没她们的怨气重!楼厉颜的发髻被霈林海一肘子砸成了草窝,楼厉佳的面纱歪了,头发同样蓬乱,两个人美丽的脸因为贴到了亲爱的大地母亲而一片血肉模糊。“对……对不起……”完了,身体都吓得僵硬了……她们艰难地抬起头来,悲愤地吼:“你这个混蛋知道对不起还不赶快从我们身上起来难道想把我们两个千年难遇的美人压死压残压个生活不能自理只有含泪下嫁给你你才甘心吗!快滚─”霈林海的身体像解脱了某种咒语一样,连滚带爬地跳起来─手里还不忘抱着楼厉凡─躲到墙角里,后背紧紧贴着墙,幻想自己能穿墙而逃……两位几乎被毁容的美女颤巍巍地爬起来,手指颤抖地指着霈林海:“好……好小子……你给我们记住……”霈林海决定,脱离危险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先去整容,整得连自己老妈都认不出来……不管怎么恨,首先要做的事情还是要把自己收拾打扮漂亮,然后才能去说别的,这是女人的天性。所以在撂下恐吓的话后,两位美女什么也没做,先忙着掏出镜子、梳子、手帕、化妆品,把自己修整得能见人,这才回头面对霈林海。“霈林海!我们记住你了!等出去以后……嗯?你怀里抱着什么?”楼厉颜、楼厉佳大步走近他,拉开那一堆衣服,“啊!你和我家厉凡连小孩都有了!”“请……请两位姐姐不要胡说……”霈林海和他体内的楼厉凡脸都绿了,“这个是……这个是……”“我知道,是厉凡对不对?”楼厉颜不屑地接下去,“这种事情我还能看不出来?哼哼……我家可爱的厉凡啊……变成怎样我都认得出来!”她就着衬衣将小儿貌的楼厉凡抱起来,高高举起。楼厉凡现在还在霈林海身体里,所以小孩楼厉凡现在正睡得很香。楼厉佳戳戳弟弟嫩嫩的小脸颊,忽然道:“咦?为什么只有一个空壳?本神呢?”本神,不是指灵体,而是指神识。神识依凭灵体而存在,但是并非只有灵体存在才能维持神识,在一定情况下,神识也可以脱离限制,随意迁移─比如在使用魔女制控咒的时候。霈林海指了指自己:“在这里。”楼厉颜看他一眼:“哦,原来厉凡也在你里面吗?好,记住了,刚才砸我们的你也有份。”霈林海脸上的绿色加深了,因为他感觉得到,楼厉凡因为他泄漏了这个“天机”而在异常地愤怒。他们现在掉入的这个地方,是一个如同葫芦肚一样的洞穴内,洞穴顶上有一个细得只容一人通过的入口通道,应该就是刚才他们掉下来的地方。洞内空间很大,墙上除了那个入口外,都贴满了各式各样的符咒,粗略估算上去,至少有千类以上的品种。洞穴中央有一个直径约五公尺的大咒式圈,由水泥一类的东西做成,上面用金粉和银粉镶嵌了几百个大咒式。〈大咒式:咒的一种,不用纸笔,而用其他不易损坏的东西制作,效力时间长,用途广泛,但相对的,吸取施咒者能力的程度自然也高,除非有100hix以上的能力,否则没人会用。〉咒式圈的中央有一个直径一公尺左右的小圈,散发着幽幽的蓝色和绿色的光,这两种光芒毫不融合,却在相互缠绕,蜿蜒如蛇。楼厉颜一手抱着弟弟,一手指着那个小圈说:“那就是这个‘诅咒的情侣之间’发出诅咒的中心点,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走到那里去,然后……”“等一下!”楼厉凡在霈林海体内发声问道,“这个洞穴,姐姐你应该知道它的位置吧?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们方位,让我们把入口开在这里直接进入?”“因为我高兴。”楼厉颜说。楼厉凡气得说不出话来。楼厉佳哈哈笑了两声,解释道:“呃,其实是这样的,这个空间被设立了一定的‘法则’,就好像刚才我和大姐和你们一起下来,但我们被直接弹到了这里,你们却到了入口一样。要进入这里的‘情侣’……哟哟,不要摆那张脸!我这句话是加引号的!“要进入这里的情侣,必须经过特定的考验,否则不允许进入。即使我们告诉你们这个空间的位置,你们也进不来,最多会被弹到入口去,和之前指引你们的位置是一样的。”这个原因楼厉凡还勉强能接受。“那大姐,刚才你说到了那里,又怎么样?”“接吻。”“接吻?”楼厉凡心中顿时闪过了千百种念头,最后固定下了一个─与其在这里受这种变态诅咒的折磨,还不如直接把霈林海杀掉来得直接……霈林海现在和他两心同体,他想什么霈林海马上就知道了,于是霈林海开始打算着退学的事宜。与其被恐怖的楼家人看中这条命,还不如现在就退学,就可以不用再住这个倒楣的情侣之间,更不用担心自己被杀……“你们两个,”楼厉佳额头上爆起了青筋,但她的声音却变得比之前温柔许多,那种情况很诡异,楼厉凡、霈林海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步,“告诉你们哦,不要指望有别的主意,也别想打退堂鼓。“只要进了这里就必须解除诅咒,如果不能解除诅咒,咱们谁也不能离开这里─一直到死!明不明白?明不明白!”头昏目眩……连后退的机会也没有了吗?早知道这样,在外面就把霈林海杀掉〈早早地就退学〉该有多好……楼厉颜走到大咒式圈的外围,伸出双臂,她怀中的楼厉凡被衬衣包裹着,慢慢离开了她的手臂,飘浮到咒式圈的中心,又缓缓落到小圈上。楼厉凡一落到小圈上,大咒式圈立刻发出了夺目的白色光芒,照得人睁不开眼睛。整个洞穴内都回荡起嗡嗡的声音,好像所有的咒符进行大合唱一样。霈林海觉得有某种吸力从大咒式圈那里传来,他无法抵抗,身体不由自主地一直往那里滑去。“霈……霈林海!你要是敢动我一下,等出去以后我绝对把你大卸八块!”“我……我……我也不想啊!”霈林海心想为什么我要亲吻男人?为什么!“总之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快点脱离这种状况!”“你为什么不帮忙?你比我厉害啊!”“……因为我也没办法……”“那你还逼我!”你都没办法我还能有办法吗!救命呀─两名当事者束手无策,楼厉颜和楼厉佳袖手旁观,所以一切都很顺利,霈林海硬是被拉进了大咒式圈之内,慢慢地接近圈中的楼厉凡。到了小圈的外围,霈林海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五岁楼厉凡的小脸,就在距离他不到二十公分的距离内……“我不要……我不要!救命啊─”身体还在不停地被拉近、拉近……“不要再喊救命了!”楼厉凡气急败坏地在意识中敲了他一下,“我想到了!你快点给我下去!”“嗯?”“我自己亲我自己就没问题了!你快点给我滚到意识最深层去!”“……我明白你说的意思,但是……怎么滚?”除非昏过去。可是哪里有那么随心所欲的事情?楼厉凡这才明白,这家伙连控制自己神识的能力都没有,自己的脸已经到了不到五公分的距离内,这家伙居然还在磨蹭!他一怒之下,一脚将霈林海给踩了下去─他们现在的情况其实是这样的─有一个水面,水面上是神识清醒状态,而水面下就是神识昏睡状态,楼厉凡所说的让霈林海进入意识最深层,意思也就是让他沉到水面下去,而霈林海既然不会,那他就助他一臂之力,踩着他的脑袋,硬将他踩入了水里。霈林海的神识昏了过去,剩下的只有楼厉凡本人的神识,他如释重负地呼了一口气,现在,他自己五岁的脸就在眼前,只要吻下去,一切就解脱了。他闭上眼睛,吻了下去……小楼厉凡表上的指针骤然停止,过了几秒钟,向原来的方向疯狂地转了回来,他的身体也和之前缩小的样子一样,慢慢地长大了,在霈林海体内的楼厉凡,身上被大咒式圈压制的束缚松了开来,睁开眼睛,看见自己回复了原状,不由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然而就在他以为一切都安全了的同时,眼前忽然一阵金光乱闪,他抬起头怒目而视,面前是他那两个该死的姐姐,一人手中拿着一台只有手指大的缩微照相机看着他,笑得异常得意。所谓的魔女,就是绝不按照常理做事的女人。那两个女人也不例外。第二天,变态学院里就挂满了“霈林海”和楼厉凡接吻的照片。所以,虽然这一届情侣之间的诅咒早已被破除了,但是这两个人的情侣之名和那个遭瘟的情侣之间,却是更加地威名远扬!这,就是魔女的报复……ps:那个变态校长呢?他还在保健室里躺着,一边还在不停地念叨:“厉佳,可以了吧?我都帮你们把他们玩到这个地步了,你们还要我怎么样嘛……把欠钱的字据还给我吧……”至于楼厉娅?直到他们破除诅咒,她还在@妮的房间里,和他“叙旧”。“大姐!二姐!为什么你们不救我呀!你们好冷酷哦!好无情哦!呜呜呜呜……”

,,香港马会爆料两码中特
posted @ 20-06-05 04:30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香港六合手机开奖直播 @2014

Powered by 香港六合手机开奖直播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